融資平臺是值得重新做一遍的產業

2020-01-02 11:07| 查看:

以下文章來源于楊老師的基建課堂 ,作者楊曉懌

前言

 

隨著國內產業與需求的雙重升級,許多事業都到了需要重構的時候。

 

融資平臺作為地方投融資的工具,其內涵與意義在近年也出現了劇烈的變化。

 

隨著政府體制改革,地方政府的行為與地方財政有了越來越多的制約,政府與國有資本分別有了自己的新定位;作為國有資本的融資平臺也迎來了自己的新使命——是地方政府投資的平臺、是政府業務市場化的平臺。

 

因此,融資平臺是如今值得我們重新審視,并重新去做的產業。

 

一、債務雖多,但風險能夠疏導

 

困擾市場重新理解平臺的障礙,在于規模龐大的債務,以及其背后隱藏的風險。

雖然融資平臺債務與政府債務已劃斷多次,但實際上這部分債務的成因還是因為政府,劃斷更多的是從隔離風險的角度而為,并非企圖逃廢債務,這是有根本的區別的。

 

因此,疏導融資平臺債務,與2015年“去庫存”的邏輯是有共同點的:化解的雖為企業債務,但挽救的是地方政府與金融機構,對維持經濟的平穩發展、控制金融風險存在重要的意義。

 

曾經“去庫存”靠的是棚改與貨幣政策,那么化解平臺債務靠的是什么呢?我想,金融政策依然是一部分,拉長還款期限,延緩償債壓力勢在必行;但更重要的是將平臺培育成有現金流、有盈利能力的地方國有企業,將地方財政、地方國有資本形成良性循環。

 

二、平臺轉型,由融資平臺轉向市場化平臺

 

國有資本整體改革方向已經明朗,將國有資本分別組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以及國有資本運營公司,大部分融資平臺實際上都屬于后者,近日已有一些地區將多個平臺整合重組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

 

組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就代表著基礎設施與公共服務的建設、運營由平臺包辦、再次回到企業辦社會的狀況嗎?并非如此。如今基建與公共服務市場是逐漸開放的,是供需兩旺、積極發展的。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成立的愿景是成為基礎設施與公共服務的市場化平臺,將復雜的基礎設施與公共服務任務肢解,交給適宜承接的企業運作,形成企業與企業間依合同辦事、流程簡單高效的成熟市場。

 

在探索PPP模式發展的那些年,我們不難發現,要合規實現政企合作,對雙方的要求都是非常高的,并且存在非常高的邊際成本、時間成本;大規模、普遍化的政企直接合作是很難實現的。

 

如近期最高法將PPP項目的訴訟定義為行政訴訟范疇,無疑再次將政企合作的門檻抬高??紤]到基建與公共服務運營需求的日漸提升、豐富,政府與企業間都需要一個市場化平臺——這自然是融資平臺轉型的最佳方向。

 

三、當前背景下政信業務的幾種模式

 

近期中央會議中屢次點明我們的經濟處于“逆周期”狀態,要讓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積極。從政府端的需求來看,不僅財政政策更加積極,融資平臺的需求也逐漸旺盛,2020年又將是政信業務的又一大年。那么,在融資平臺思路轉變的前提下,有哪些業務值得關注呢?

 

1.化債業務

 

在一系列政策的打擊下,融資平臺與財政的關聯性有所下降,并且在經濟周期下行時地方可用財力也有一定規模的萎縮,因此在2020年時,平臺的償債壓力是比較大的。

 

2019年,隱性地方債務已經進行了一輪“市場化”置換,但剩余的企業債務壓力依然很大,結合目前國有企業去杠桿的進程,未來預計還會有一些定向到融資平臺的政策與空間。

 

因此,在正式的政策落地之前,金融機構可通過較為市場化的模式操作部分化債業務,既能夠保障業務利潤,也能夠與未來的趨勢相銜接。

 

化債業務大體有兩個方向:

 

第一,針對即將到期的非標債務進行化解,解決燃眉之急??梢圆扇〈媪抠Y產再融資、股權融資等模式進行,既幫助政府解決問題,又不新增地方債務壓力。

 

第二,支持TOT貸款。TOT(移交-運營-移交)是PPP模式的一種,主要針對的是存量資產的盤活。去年農發行曾經發文支持TOT模式,近期天津地鐵2、3號線也正在進行TOT模式的采購流程。對于融資平臺來說,TOT模式回籠的資金屬于“自有資金”范疇,用途較為靈活,可以解決面臨的諸多問題,也算是個不錯的方式。

 

2.政府產業基金

 

雖然已禁止政府出資單獨作為劣后級,也禁止政府產業基金變形為政府債務,但在融資平臺轉型的背景下,產業基金仍有用武之地。

 

如平臺轉型成為地方基建與公共服務的市場化平臺,金融機構與地方財政可以成立產業基金,用于市場化項目的股權投資,與融資平臺、市場化運營商共同出資設立項目公司,解決項目資金問題。這樣一來既實現了產業基金的“真股權”,又相對隔離了風險。

 

3.專項債的“債+貸”

 

2019-2020的專項債發行規模達到了歷史高峰,頗受市場矚目;而許多使用專項債資金的項目都由平臺公司作為項目法人實施。那么專項債的市場化融資究竟如何看待呢?

 

據財政部政策,有市場化收入的專項債允許金融機構自主決策,可以進行市場化融資;在政策頒布之初,80%的專項債都是土地類債券,市場化收入趨近于零,自然未引起市場重視。但在9月國常會暫停了土地類專項債的發行后,有市場化收入的專項債逐漸豐富,市場化融資開始登上舞臺。

 

首先要明確的是,使用專項債資金的項目門檻是比較高的,使用專項債資金的部分納入地方政府預算,因此項目的合規、監管各方面都有比較高的要求,因此項目總體風險是比較低的。

 

同時,專項債的期限與市場化融資的期限是有所不同的。專項債資金的期限總體較長,而市場化融資的部分則可以較短,只要市場化收入能夠覆蓋收入即可。

 

另一方面,專項債項目的收入來源可以劃分成兩種,直接進入政府性基金的收入部分(土地等收入)以及先進入項目公司或專戶的市場化收入,市場化融資對應的是后者。

 

因此,在發行專項債的項目中,金融機構可以靈活的、市場化的為項目提供貸款,不僅是對應項目資金缺口,還可以為市場化收入提供保理,或為項目公司提供流動資金貸款,以解決融資平臺在實際項目中的資金困難。

 

結語

 

融資平臺業務還是個好業務,關鍵在于思維要隨著市場而轉變;整個融資平臺都是值得重新做一遍的產業,在重新做的過程中,分蛋糕的邏輯也會有所改變。

 

2020年,與大家共勉。
 

『  思普企業基于大數據、數字化、智能制造等人工智能技術在平臺企業“投融建管營”經營管理大數據、實現國資部門“管人、管事、管資產”國資監管大數據、實現企業集團財務與生產制造智能管控等企業信息化。累計為全國5500+企業提供信息化管理服務,成功助力用戶現代化轉型。 』
分享到:
新聞資訊 News
聯系方式Contact
地 址:貴陽市云巖區北京路9號京玖大廈20層 公司名稱:貴陽思普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售前咨詢:400-0851-186 售后技術:400-0851-186 咨詢Q Q:451198550 郵 箱:[email protected]
頂部留言微信二維碼底部
掃描二維碼關注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